浮光小说网网址:www.ncgqjd.com 汉语拼音“ncgqjd.com”,简单又好记。
玄幻奇幻 ┊ 武侠仙侠 ┊ 都市言情 ┊ 历史军事 ┊ 网游竞技 ┊ 科幻灵异 ┊ 女频频道 ┊ 
书名
    第344章我要娶她

    温长玄说要娶李清云,赵夫人是万万也没想过的。

    就在温桃蹊成婚的半个月后,有那么一天,本是踏青出游的好天气的,赵夫人原说要带了李清乐再叫上温桃蹊她们,一道往观里去游玩一番,再求两个平安符来。

    可是一大清早的,赵夫人才吃过了饭,吩咐了人去告诉李清乐,丫头就回说温长玄来了。

    赵夫人漱了口,叫把人领进门,踱步去妆奁匣子里挑簪子,听见身后的脚步声,头也没回笑着就叫温长玄:“来帮我选根簪子。”

    温长玄应了,近了前去。

    等赵夫人回过神来,才发现屋里的伺候丫头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一拧眉:“你把人支出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温长玄骨节分明的手从妆奁匣子里挑挑拣拣,选了根赤金簪子来,对着赵夫人比了比:“母亲要出门吗?”

    赵夫人说是:“今天天这样好,打算出城往观里去,叫人去告诉你大嫂了,一会儿我们去陆家,接上桃蹊一块儿,出城时候正好路过李府,再接上清云。”

    她想着略顿了顿:“林蘅和她嫂子住在客栈里,也不知道跟不跟我们去,过会儿去问问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拍开温长玄的手,又正了正髻上的簪,对着菱花铜镜照了照,眉眼间写着满意二字。

    她这个小儿子,一贯就有些哄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倒也没经历过男女情爱之事,不管是小时候顽劣胡闹,还是长大了自己在外头经营产业,花天酒地的事情,是不沾染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这些手腕。

    赵夫人想着不免又笑起来:“倒是你,早起才来请过安,这会儿怎么又跑过来?有事儿?”

    温长玄嗯了声,上手去扶她:“母亲先别忙着去观里了,我有要紧的事情回母亲,您来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脸上笑意一凝,狐疑望他,由着他搀扶着往正间罗汉床过去。

    等坐下了,才伸手拉他,可温长玄没往赵夫人身边儿坐,隔着黑漆的四方小案,坐到了一旁去。

    见他是有些神神叨叨的,平日里也不是这样的性子,赵夫人一颗心越发沉了沉:“是定阳出什么事吗?你急着回去?还是不敢叫你爹和你大哥知道?”

    温长玄摇头说不是:“定阳没事,我去年陪着桃蹊往杭州时候,也回去过一趟,交办的都很清楚,现在也不急着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就真的有些急了,隔着小案照着他手臂上捶过去一拳:“你这孩子,如今跟谁学的吞吞吐吐,有事还不快说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他此话出了口,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似的,别开脸,掩唇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赵夫人怔怔然,盯着他看了好半天,都没能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刚才,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婚事?

    可是近些时日,他总在家里待着,身边儿跟着的,也就一个李清云。

    他是看上了谁家姑娘?

    倘或是当初在杭州或是京城时,对哪家女孩儿动了心思,那回了家,也该回话的,眼下这是……

    李清云?

    赵夫人脑子里嗡的一声:“你看上了谁?”

    温长玄扭脸儿去看,眼底闪过诧异。

    赵夫人一看就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点到即止,是因为她应该才得出的。

    真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当初她看上林蘅的端淑柔婉,想着将来能给他做贤内助,若遇上事,还能规劝着。

    可他说不喜欢,再加上有长洵那事儿横在中间,自然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她惋惜的很。

    现在呢?

    把林蘅换成李清云——

    赵夫人虎着脸:“你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温长玄面色一沉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知道自己这话说的重了些:“我不是说清云不好。她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,本性不坏,天真烂漫的小姑娘,从没有半点儿算计害人的心,何况知根知底,咱们和李家,也是亲上加亲。

    可是长玄,你是只身在外的,一年到头住在定阳,走南闯北,替你父亲和大哥守着定阳的产业,你身边的姑娘,不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觉得,我该娶林姑娘那样的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温长玄截了赵夫人的话,没叫她说完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母亲一辈子为这个家操碎了心,为他们兄妹操碎了心,没有不为他们好的。

    林蘅是好,他也不否认,可他不喜欢那样的姑娘。

    其实他一直都没有考虑过,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来,也没有哪个姑娘是令他心动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见了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,他只想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甚至于,当日母亲提起他的婚事,他内心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这一年时间都不到,他好像,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赵夫人也实在是想不通,点点桌案:“你们是一起长大的,你比清云大了那么多,她从小就喜欢缠着你,比她自己亲哥哥还亲,你喜欢她?”

    温长玄知道她想问什么,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赵夫人眉心越发蹙拢:“你喜欢她,你早就跟我说了,你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,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?

    你真喜欢清云,还能到现在的?

    当初我让你娶林蘅,你还不跟我急眼?

    那时候怎么说的来着——”

    赵夫人啧声咂舌:“说你不着急,让我也不用急,你心里没人,没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怎么了,不到一年,转性了?还是清云不是从前的清云了?”

    她看都不是。

    温长玄叫问的哑口无言,他吞了口口水:“我是昨儿听她哥哥说,李家伯母打算给她相看人家……

    她生辰在十一月里,及笄礼怕是要到明年三月上巳节,或是上巳节后。

    伯母大概是想着,现在开始相看,两家人且先说定了,明年行过及笄礼,就能成婚……”

    他反手摸了摸自己鼻尖儿,面上有些挂不住:“我以前真没动过这心思,也只觉得,她比别的姑娘家可爱一些,活泼一点,又是一起长大的,跟桃蹊是一样的,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赵夫人就全懂了。

    合着知道人家要嫁人了,越想越不是滋味儿了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她冷笑问温长玄:“你这意思,亲家太太要没有打算给清云相看人家,倘或真打算把她带在身边,多留几年,你还不想这些呢?”

    他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。

    没想过是真的,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动了心。

    又或者,打从一开始,他看李清云,就不是当妹妹看待的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家里有个和李清云年纪相仿的幺妹,便以为,对李清云也是兄妹之情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知道她可能要嫁人——

    温长玄仔细回想着。

    昨日得知此事,他就有些坐不住,可是他闹不清楚,心里的不痛快,是因何而来,便不敢轻易惊动父母双亲。

    后来入了夜,辗转反侧,彻夜不眠。

    他才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的不痛快,是因为总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,明年就要嫁做人妇,成了别人家的新妇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刻,他才恍然醒悟。

    然则他也没想过,母亲会反应这么大……

    温长玄咬了咬牙,难得的把声儿放的轻柔下来,叫了声母亲。

    赵夫人冷冷乜他:“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他满脸无奈:“我是真的想娶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人家要嫁人了,往后不能跟在你身后二哥哥长,二哥哥短的,你心里有落差?”

    温长玄瞳孔一震:“母亲把我当什么人?”

    赵夫人无奈叹气:“清云是个好孩子,我是怕你耽误了人家!”

    温长玄拢眉:“母亲是怕她不能帮衬我吧?”

    赵夫人拍案而起:“你怎么跟我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您别生气呀,咱们不是商量着吗?”温长玄哪里还敢坐着,忙就跟着起了身,去拉赵夫人的手,替她揉着手心儿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他把人扶着重坐下去,真就靠在赵夫人身边儿:“母亲的心思,我是明白的,不然当初也不会跟我讲,想叫我娶林姑娘。

    母亲喜欢林姑娘那样的,其实她和大嫂很想,主持中馈,都是分毫不差的。

    又温柔乖巧,又有主见,将来能做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还是忍不住丢白眼给他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可清云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温长玄噙着笑,“这么些年,我都是一个人在定阳,走南闯北,不也就是我一个吗?难不成成了家,娶了媳妇儿,倒要她来帮衬我?”

    理儿是这么个理儿……

    赵夫人犹犹豫豫的:“你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温长玄听她隐有松口的意思,心中大喜,猛的点头:“自然是想清楚了,才到母亲这里来回话的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劝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他历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这事儿,她不答应,不到李家去提亲,他就什么都能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娶李清云,就一定娶得到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们不去提亲,他都敢自己备下聘礼登门去,到时候弄的失了礼数,还不是要家里来收拾烂摊子,总不能真的不管他。

    赵夫人叹了口气:“你跟清云说过没?”

    他摇头说没有:“我是昨天才听她哥哥说那些,怎么会去跟她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面色便又沉了下来:“那她要不肯嫁你呢?”

    温长玄一怔。

    他半天没吭声,赵夫人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:“你根本就没想过清云不愿意嫁给你是吧?”

    他是没想过……

    她很喜欢他,也总粘着他,难道,会不愿意吗?

    温长玄揉着眉心:“她年纪小,好哄,就算心里有些不情愿,我好好同她说也成,哄一哄她高兴也行,横竖嫁了我,我宠着她,护着她,她眼里又不会再有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赵夫人腾地站起身来:“这事儿我放在心上了,但我告诉你,清云要是看不上你,不想嫁你,我就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母亲!”

    他有些急了,赵夫人却回头一把把人给按住:“她是年纪小,是没经历过,也许,她也会误以为自己是喜欢你的。可是长玄,她总会长大的,难不成你打算把人给骗到手?”

    温长玄嘶的倒吸口气。

    李清云真不愿意,他也真不介意用骗的。

    一辈子那么长,他用他的一辈子去感动她,她又不是铁石心肠,早晚会真的喜欢上他。

    但母亲不肯——

    赵夫人看他那副样子,就明白了他心中所想,摇了摇头:“你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追着站起了身:“母亲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去跟你大嫂说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去李家吗?”

    赵夫人脚步一顿,回头瞪他:“真傻还是跟我装傻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难道去跟亲家太太说,我小儿子打算把你小女儿骗到手吗?你是脑子进水了吗?”赵夫人张口就啐他,“你别管,既来回了我,这事儿就你没自己插手的份儿。婚姻大事,本就不是该你自己插手的,你给我安生点儿!”

    “可伯母要给她相看上别家郎君呢?”

    赵夫人一怔,竟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她这个小儿子,心气儿多高啊,从小不服管教也不服人的,如今倒怕被别人给比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我告诉了你大嫂,你大嫂还能不回她母亲知道?当然了,亲家太太若知你心意,仍要给清云相看别家的孩子,那就是不满意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撇撇嘴:“从来都是你挑剔嫌弃别人,要真是叫亲家太太看不上你,我也没法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提了步就出门,像怕温长玄还要追上来纠缠似的,冷声吩咐他不许再跟着,匆匆就往李清乐他们夫妻的院儿去了。

    温长玄胸口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真的有点怕的!

    他小的时候,名声是真的不太好,歙州城里出了名的小霸王,李家太太又不是不知道啊……

    真是叫人头大。

    或者,他应该去见见李清云……

    如是想着,等回过神来,心下有了主意,就要出门的。

    可是人连月洞门都没能迈出去,就叫赵夫人身边儿的贴身丫头给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温长玄咬牙切齿:“母亲叫你拦着我不许我出门?”

    那是赵夫人身边第一得脸的大丫头,平日里温长青和李清乐见了她,也是姐姐长姐姐短的,她有主子的吩咐,自然底气更足一些。

    丫头整个人拦在温长玄面前,蹲身做礼:“太太说了,二爷要什么,便同我说,您想出门,无论是干什么,都得等太太回来,回过太太,才能走。

    二爷是最体恤我们的,您别叫我为难呀。”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浮光小说网最新章节和全集均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联系
浮光小说网提供军事小说,历史小说,言情小说,玄幻小说,网游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
Copyright (C) 2019-2025 浮光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